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李白写给杨贵妃的诗

杨贵妃读了《清平调》,特意过去跟李白打个招呼,李白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待见权贵。杨贵妃最后说出「大唐有你,才是真的了不起」,李白顿时酒醒惊呆了,有种突然找到知己的感觉。因为杨贵妃读懂了他的诗。

李白给杨贵妃写诗明赞暗讽,只有杨贵妃一眼识破,白居易都没看懂

李白写给杨贵妃的诗

清平调词三首

云想衣裳花想容,

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

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

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

常得君王带笑看。

释春风无限恨,

沉香亭北倚栏干。

[ad]

(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释读

你华丽的衣裳如天上的云彩;你俏丽的容颜如初开的牡丹

春风煦煦,轻轻地抚摩着精巧的栏杆;牡丹含露,分外娇艳

她不是人间的佳丽,是天上的仙女,在明月之下,翩翩起舞,让人惊艳。

猜读

不管是杨贵妃的衣裳美如云霓,容貌胜似牡丹;还是云彩、牡丹钦倾于杨的俏丽,愿裁剪为衣,慕为其容。

总之,杨贵妃俏丽惊人,不用置疑

皇恩浩荡,雨露滋润,三千宠幸集于一身,贵妃之美可想而知,这也是最有力的证据。

这样的美人,当然是天上的仙子,人间自是没有这等尤物,这般绝色啊。

惋惜的是,因为她的超凡绝世,令很多佳丽花容失色,香魂凋零,成为她们前世今生乃至来生最大的遗憾和不幸!即便魂销香尘,千年轮回,她们仍在悲风苦雨中啜吟!。

一花独放万花皆悲,这就是现实!

(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释读

一枝红艳的牡丹,含着朝露,散着芳香,犹如云雨巫山的神女,纵是楚王朝思暮想,也只能徒劳地愁断柔肠。

试问问,汉宫粉黛何其多,谁又比她更美?就是汉成帝宠妃赵飞燕,涂脂抹粉,换上新装,那也是白花工夫。

猜读

带露的牡丹何其娇艳妩媚,朝阳里更是风情万种,煞是迷人

那一枝,独傲群芳,艳丽无比

人花相映,煞是动人

就是楚王,也只能在梦中才得巫山云雨

就是汉宫那以妩媚娇小名世的玲珑赵飞燕,着上新妆,也难比贵妃之美!对照的妙处在这里产生神力——使美者更美。

美到无以言喻的极至,欲正面写之,着实令写者犯难

即使你李白贵为谪仙,也不例外

“一枝红艳”,独自承沐皇帝的恩露,万花丛中一枝独秀,芳华绝世,艳压众美,倾国倾城,自在情理之中。

贵妃异常俏丽,非一般寻常可比

因为,杨贵妃国色天香,实乃天赐绝色,自然之灵也

群芳皆嫉自然不可避免,世人皆欲杀,似乎亦是必定!古人早就知晓:物极必反!。

李白你再有能耐又会怎样?还不是贵妃一样的境况

[ad]

(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穷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释读

名花艳,美人艳,人映花,花衬人,是多么地俏丽和谐,常常博得风流的君王,含笑顾盼,举步流连。

沉香亭北,倚着栏杆,观赏,消遣,人影花影两相辉,纵有无穷的春恨,也会自然地烟消云散。

猜读

人美花艳,相映生辉,魅力无穷,弄得君王痴痴地含笑,脉脉地观看

最是她沉香亭北斜倚栏杆赏花时的慵懒缱绻之态,娇媚之神,消解了君王的无边春恨。

“美人祸国”论在此似得一铁的例证

后来产生的事实仿佛也充分地印证了这一点

爱情,人类繁衍的前奏,社会生活的主题

我们可亲可敬的代代先辈,用漫漫渺渺的无数岁月,在他们百折不挠蹂躏出的坎坷里程里,他们以人性中最至纯至美的情绪与期冀,熬炼出了这种被称着爱情的精力食品。

在此过程中,先辈们唱出了一曲曲荡气回肠令人神往的理性之歌,上演了一出出美好波折悱恻缠绵的喜剧悲剧。

爱情,成为人性中光荣夺目馨香延绵的情绪之花,成为人类情绪大花园中最残暴芳香的一枝。

“世界上只要有人群的处所,爱情的歌就会重复地吟唱!”上至君王贵胄,下及庶民百姓,都心存同样的愿望同样的梦。

他们都同样渴望畅饮她甜蜜甘美的琼浆,都同样渴望成为故事中最亮丽最注视标那一个主角。

为了达到这一点,无数人为她而憔悴,为她而殉情,将爱情演绎得轰轰烈烈繁繁复复凄凄迷迷,演绎得惊天地泣鬼神山水落魄花月失魂!。

玄宗与杨妃之爱就是这万千故事中的精彩一幕

她的出彩之处就在于一个是君临天下而极重情义的帝王,一个是千娇百媚风情万种倾国倾城的妃子,他们的故事本该有很多精彩的章节,本该有一个人们一直期待的那种古典而美满的结局。

可是,渔阳的那一声惊天的鼙鼓,惊破了霓裳羽衣曲,为这个美好的爱情故事划上了句号!马嵬坡的那一场悲风苦雨那一声裂肺撕心便是这个故事的凄婉而断魂的谢幕,让人们知道:再美的花最终都要凋零为尘土,再美的人最终都要枯化为白骨!。

这一场爱情便成了帝妃之恋的千古绝唱,成为爱情百花园里最姝丽的一朵。

抛开帝妃这一特别的身份,回归爱情的本真,我们不得不为他们的真爱动容动心,并献上我们的心香一炷!试想想,由古而今,朝朝代代,兴废更替,帝君何其多,这样的故事,这般的衷情,屈指数数,又有几人?有道是,三宫六院尚不够消遣,还要微服“私访”,遍摘世上奇卉,阅尽人间美珍,流下了许许多多光荣陆离百怪千奇的“花事”,成为民间野史柳巷戏说的爆料与话柄!好在,这些早已作古的帝王不会把他们送上法庭,告他们一个诽谤罪,也不会向他们索要巨额的精力丧失费!。

李杨之恋一去千年,在此,我们不必去探讨他们的爱情与大唐的衰败有无直接原因。

[ad]

单就他们对爱情所持的这种态度,就要为他们献上我们虔诚的敬意

因为,在现代被异化了的爱情里很难找到这种牵人心魂的成分

只是,在江山与美人之间,玄宗辜负了一个如花生命的俏丽爱情

二者不可兼得,选择竟是这般的鲜血淋淋

马嵬坡的悲风依然长鸣,仿佛杨妃不逝世的冤魂,正如怨如诉地为她的这一场旷世的爱情不绝地哀吟!。

李杨之恋到此为止,你李白对李唐王朝的单恋却远未结束,因而,在你离弃朝廷之后,又演绎出了那么多悲悲切切撼人心魄铭记史册的故事,让代代后人重复地读你命途多舛而又光辉光艳的人生。

这场旷世之恋止于马嵬坡那一片沸腾的民声

玄宗错就错在他眼里只装下了一个美人,而忘记了作为帝君的责任——要胸怀天下,博爱苍生!。

残暴的现实似乎总爱跟意气风发、卓然不群的书生作对

尽管你手中的椽笔能惊天地、泣鬼神,尽管你也曾自命不凡地说过:“我辈岂是蓬蒿人?”“安能摧眉折腰视权贵?”经过千百次的努力之后,你最终也不得不做个御用文人,不得不替皇帝的宠爱描眉画唇,不得不替皇帝老儿消解无穷春恨。

你“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哪里去了?你“欲上青天览明月”的豪情哪里去了?好在,你并没有忘记这些,于是有了明朝“挂帆席”,散发“弄扁舟”的负恨离弃,有了弹剑而歌的郁愤,有了踏雪独吟的孤寂,有了“我独不得出”的悲鸣!。

赏读

天宝元年(742),经人推荐,你吟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诗句二入长安。

你本认为从此可以大显身手,大展宏图了

谁知,仅得一“供奉翰林”的虚枉头衔

皇帝只把你当作御用文人,作诗吟赋,用来点缀升平盛世

大失所望的你,终日借酒浇愁,烂醉如泥

一日,唐玄宗游沉香亭赏牡丹,不愿听旧词,便命人宣你作《清平调》三章。

时值你大醉不醒,唤了半天,还是不醒,只得以凉水泼面,方才醒来

醉意懵懂的你,听说奉诣写诗,便在别人的扶持下旁若无人地来到沉香亭,把高力士折腾一番之后,方不假思索,一挥而就,成诗三章。

玄宗即刻令人演唱,一章唱罢,皇帝早已是龙颜大悦

为让贵妃高兴,玄宗亲自持玉笛伴奏,君乐妃亦乐,好不快活

你急就的这三章歌词,就是我们今天读到的《清平调》三首

你李白斗酒诗百篇,区区三章,何以难人?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对你的诗才已略知一二,又见你的不得志处境,玄宗沉沦酒色的荒淫。

我们在为玄宗的爱情唱赞歌的时候,我们绝对无法宽恕他对民生的疏忽。

“清平调”本为词调名,因其体式类诗,故入选多种诗集

三首诗,首章以名花、天仙喻贵妃;次章以神女、赵飞燕映衬贵妃;三章则将名花、美人、君王融为一体,点明名花美人的存在,不过是为博君一笑,为解君王“无穷恨”而已。

[ad]

而诗人的存在,并无实职,只是每日陪侍皇帝宴饮游猎,奉命写一些点缀升平的玩乐词章罢了。

三首诗既讽刺了杨贵妃以色媚主,也讽刺了唐明皇因色误国

明皇非明,实乃荒淫误国之昏君

是没有罪过的,要害在于作为国君的男人,在与江山面前,是否能理智地把握自己。

“祸国”之论,实在谬矣,让千古以来的无数蒙冤遭屈!

诗歌将眼前之景与神话传说、历史掌故相联合,写得五彩缤纷,十分鲜艳多彩的景象。也形容文章辞藻华丽。”>花团锦簇,浓艳香泽,飘洒流畅,极富浪漫情味。

比喻的运用尤为突出:以花喻人,以云喻衣

一个“想”字,即赋予崭新意境:贵妃之美让人刻骨铭心,故而,云想为衣,花想为容。

品读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看见天上绮丽的云彩,就想起她那俏丽的衣裳;看见园中盛开的花朵,就想起她那动人的颜容。

春风吹拂着栏杆,在露水的滋润下,花朵显得更加浓艳

这两句诗写出了牡丹花的艳丽,也写出了杨贵妃的美貌

前句写人,因花而想到人的容貌,人之美可想而知了

后句写花,暗则写人,杨妃得唐玄宗的恩宠,也就像牡丹得春风爱抚、雨露滋润一般。

诗中,花容人颜,相互映衬,清新流畅,煞是迷人

现今,人们常用“云想”句形容女子的爱打扮、爱俏丽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一枝红艳”指牡丹花

“云雨巫山”是用宋玉高唐赋的典故,指楚王与巫山神女的故事

“枉断肠”即神女朝云暮雨,来往飘忽,使楚王徒劳地生出几多惆怅,徒劳地销魂断肠。

牡丹红艳的花瓣上,点点滴滴的露水,还留着清醇的芳香;忆起传说中的楚王与巫山神女梦中相会的故事,让人莫名地心神感伤。

诗句比喻杨贵妃的俏丽得宠,就像巫山神女与楚王的幽会一样,只不过是一场虚幻而已。

今人引用该句,常直接用其本义,以形容花枝的俏丽可人;“云雨”句常用来表现男女恋情的如梦似幻与虚无缥缈,令人迷恋心伤,无以自拔。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娇艳的名花与倾国的美人配在一起,是多么的美好,多么的讨人爱好;因此,时常能博得君王充满欢笑的赞叹。人映花,花衬人,哪一个更美?诗人着重于夸奖杨贵妃的俏丽,深得唐玄宗的宠爱。

[ad]

现人们常引用这两句诗,去夸奖女子的艳冶与讨人爱好。

1、这首诗不是李白主动写的,是大宦官为了讨好杨贵妃而向李白求的诗。

2、李白写这完首诗之前,连杨贵妃的面都没见过。

3、李白写完这首诗后,哭了。

李白给杨贵妃写诗明赞暗讽,只有杨贵妃一眼识破,白居易都没看懂
杨贵妃读了《清平调》,特意过去跟李白打个招呼,李白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待见权贵。杨贵妃最后说出「大唐有你,才是真的了不起」,李白顿时酒醒惊呆了,有种突然找到知己的感觉。

因为杨贵妃读懂了他的诗。

李白给杨贵妃写诗明赞暗讽,只有杨贵妃一眼识破,白居易都没看懂
让我们来这首诗写了啥:

1、前两句:云霞是衣裳,花儿是容颜,仿佛置身于春风露水里。表面看李白在捧杨贵妃,实则是捧杀:这么美的女人,你能见到?做梦去吧!

2、后两句:这样的美女,只能在仙境瑶台上才能见到。意思就是,人间没有,有你也见不到!

3、总结:想看美女?做梦!

李白给杨贵妃写诗明赞暗讽,只有杨贵妃一眼识破,白居易都没看懂
李白当时置身国宴,每个人都在为杨贵妃庆生,大唐盛世,无极荣耀。但李白不这么认为。

他在一群人的狂欢中自饮自醉,深感盛极而衰的危机。国家昌盛是假的,国民喝彩是假的,每个人被裹挟在安逸的快意里不愿脱离,真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于是写下《清平调》,明赞杨贵妃的美貌,暗讽盛唐的虚假繁荣。

李白给杨贵妃写诗明赞暗讽,只有杨贵妃一眼识破,白居易都没看懂
杨贵妃读懂了。她一己之身,承受着帝王宠爱,国民热捧,是个清醒的人都会觉得不对劲吧。大唐的暗疮不痛不痒,任由其溃烂,人们都为自己的美貌醉生梦死,杨贵妃不傻,知道捧得越高摔得越痛,所以读懂了李白。

一个国家败絮其中,而所有人都在唱赞歌,命不久矣。

白居易一开始也不懂,以为李白真的在夸美人,后来读懂了,于是写下《长恨歌》。

李白写给杨贵妃的诗

《妖猫传》中除了长恨歌外,李白的那句“云想衣裳,花想容”也是贯穿了电影的前半部分,但是电影中李白澄清这并不是写杨贵妃的。那么这一首诗又是写给谁的呢?妖猫传李白写的诗是什么?

“云想衣裳花想容”是李白所作《清平调》三首里的第一首的首句。是诗人设想云朵想与杨贵妃的衣裳媲美,花儿想与杨贵妃的容貌比妍,这是极言杨氏的衣饰和容貌之美。

[ad]

清平调词

其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其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 可怜飞燕倚新妆。

其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云想衣裳花想容”是诗人设想云朵想与杨贵妃的衣裳媲美,花儿想与杨贵妃的容貌比妍,这是极言杨氏的衣饰和容貌之美。而“想”用得颇为巧妙而富有张力,这是用拟人、夸张和想像等艺术表现手法侧面摹写出杨贵妃的亮丽容颜和高贵身份。此外,这句诗互文见义,用笔灵动而经济。

在《妖猫传》里面,除了空海,白居易、唐玄宗、杨贵妃、李白、高力士、日本遣唐使晁恒等等,诸多历史真实人物纷纷登场。而原小说里,涉及的真实人物还要更多。

电影中破案的过程倒也不是重心,无论对小说还是电影,这都只是个引子,最终要展示的,还是妖猫案引出的一段往事,是李隆基与杨玉环、是狂放不羁的李白、是马嵬坡之变,更是唐玄宗时期的盛世大唐。无论是唐玄宗、杨贵妃还是李白,甚至高力士,都是那个时代的传奇。

妖猫传李白写的诗是给谁的?

某种程度上,这里的杨贵妃更像是个符号,她是美的化身,象征着那个时代究极的美,更可以将之理解为那个巅峰盛唐的视觉符号。回味一下故事,也会发现,其中所有的男人都被他迷住了,无论是唐玄宗还是安禄山,或者白乐天,晁恒等等所有人,都被她迷住了。甚至目空一切的李白,在见到贵妃之后,也要喃喃重念那首,他声称并不是为贵妃所作的“云想衣裳花想容”,痴了一般……

所以说李白虽然承认并不是写给杨贵妃的,他只是凭借自己的幻想,描述出她心目中的美人,但是看到杨贵妃后,发现正是如此,如痴如醉。

诗仙李白,号青莲居士,余光中有诗写他“酒入豪肠,七分化作月光, 剩下的三分,啸成了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他出现在极乐之宴上,让高力士脱靴,给杨玉环作诗,然后将笔扔进酒池,恃才傲物,狂放不羁。

他绝对是大唐最耀眼的一颗孤星,陈凯歌怎么可能忽略他呢?李白的存在,跟开元、天宝的盛世是平行的,代表了博大、雄浑、鼎盛和自信。他的诗,他的气度,他的优越感都是时代赋予的特点。

[ad]

辛柏青完美演绎

片中,辛柏青饰演“诗仙”李白,他表示这个人物狂放不羁而且家喻户晓,演绎起来很有挑战性。

对于李白,辛柏青是这么理解的:“现在的四五岁小孩,背的第一首诗也许就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他妇孺皆知,而且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李白,演绎起来不是很容易。而且李白在《妖猫传》中是惊鸿一瞥,要把人物最光彩、最具性格特色的特点短时间内展现出来,难度很大。我在有限的时间内紧紧抓住了一点——就是‘有才华的酒仙’,我在上面做了一些文章,演出他狂放不羁的状态。”

辛柏青是圈内公认的一名实力派演员,之前更多的是出演电视剧和话剧,演过很多“好男人”角色,代表作包括电视剧《幸福像花儿一样》、《幸福密码》、《成家立业》、《家族荣誉》、《养个孩子不容易》,话剧《青蛇》等。

赞(0)
563